向以鮮:藏區,時間好像并不存在
——詩人、學者向以鮮談西藏石刻藝術
 
       向以鮮作為“中國石刻藝術和現代詩歌”  的研究、寫作的杰出專家,在百忙中撥冗暢談了他眼中的藏文化。
       1、一提起藏域文化,在你印象里最深刻的是什么?
       藏區我是去過多次的,四川的甘孜阿壩不用說了,拉薩去過,云南的梅里雪山也去過。早在本世紀初,就同攝影家肖全,詩人趙野、鐘鳴、王寅,作曲家小柯,藝術家王子璇,還有當年的金融家現在的文化旅游學者陳學榮等一行人,騎馬進入到梅里雪山深處的雨崩村——那時的雨崩村還不太為外人所知,完全是一個座存在于時間之外的烏托邦。我在《卡瓦格博歌》中寫過一首名叫《沒有時間的村莊》:
我問村里的孩子
現在是幾點
孩子說
幾點是幾點
我問村里的老人
活了多少歲
老人說
多少歲又多少歲
我問村里的鳥兒
春天多久來
鳥兒說
多久來多久
我問對面的雪山
神仙住哪里
雪山說
哪里住哪里
我問徹骨的時間
是否已忘記
時間說
忘記可忘記
        這也是我對藏區的最直觀的認識,藏區的時間觀念和漢地完全不一樣:緩慢的,寂靜的,透明的,也是永恒的。提及藏區,我總是想到“積雪浮云端”這樣的情景,暗示的是時間的秘密,而不是空間的秘密。
        2、你是否到過藏區,你跟藏區的親密接觸在哪方面,你覺得藏區在氣候、生態、文化、水資源、佛學文化對中國整體文化的意義是什么?
        第一個問題,去過,而且是多次。藏區的氣候、生態和水資源方面,對中國廣袤的大陸來說,其存在的意義不言而喻。尤其是在今日的中國,內陸面臨著嚴重生態危機的情形之下,藏區干凈、澄澈的陽光、空氣、大地和水,幾乎成了中國最后一片凈土。它是中國生態的最后堡壘,也是我們的希望和源泉所在。至于藏地佛學文化,作為世界宗教文化重要分支的藏傳佛教,其博大精深的沉思哲學以及神秘恢弘的生命意識與探索,不特是對漢地經世之學的重要補充,也是人類文化的一面燦爛旗幟。如果說漢地之學更多地是向外推演及擴張,那么藏傳佛教則更多的是向內冥想和挖掘,這是一種更為艱辛也更為迷人的內學。
        3、藏區的旅游、生態、農業、牧業、文化、藝術、醫藥、美食、互聯網、人才、教育、金融、非遺、氣候,你對這些課題,那一個領域比較有興趣?請談談你的看法。
        我個人對藏區的文化藝術等方面更感興趣一些。藏區的生態前面說過了,但那不是我個人的興趣所在,我還是更喜歡藏地的文化藝術。它是唯一的,具有強烈的地域文化特色,同時在這種地域文化之中,又融入了世界性,甚至彰顯了人類的本質,這是十分難得的。
        4、就你目前所涉獵的情況,請你從個人或你專業(事業)角度,談談你看到的藏文化最優秀的內容是什么?
        藏區的文化藝術都吸引著我,比如藏區的石刻藝術我就比較感興趣,當然唐卡和金銅造像也很喜歡。石刻藝術方面,西藏的石刻藝術相我于內地來說,雖然時代略晚,但卻保存著獨特的多文化風貌以及不可替代的歷史文化信息。其中有兩件石刻藝術給我印象深刻:一件是唐代顯慶三年(公元658年)的《大唐天竺使出銘》,另一件是年唐代長慶三年(公元823)的《唐蕃會盟碑》,兩者相距165年?!短妻瑫吮分赖谋容^多,這兒不細說?!洞筇铺祗檬钩鲢憽分赖娜讼鄬^少,卻十分重要,這件石刻也是目前所知藏區最早的,并且有明確紀年的一件重要石刻藝術。這一年的內陸地區也出現了很多銘刻,似乎是為了呼應藏區的這件石刻藝術:從這年二月一日開始,龍門造像又有新工程啟動;五月,遣使訪吐火羅等國之風俗物產及古今廢置畫圖以進后史官,撰成《西域圖志》;陜西刻成著名的《李靖碑》。這年九月十五日,四川廣元千佛崖第四龕造像題記刻成。這年十一月,僧道入宮論對。也是在這一年,尉遲恭墓石刻落成、山東濟南神通寺千佛崖造像刻成等。本年度漢地最重要的石刻當數西安地區的《道德寺碑》,又稱《道德阿彌陀像石碑》,全稱《大唐京師道德寺故禪師大法師之碑》,系是年十善尼姑為其師母善惠和玄懿所立,碑文記述善惠和玄懿在隋宮中的活動等生平事跡。這顯示出善、玄二人與隋帝的密切關系和道德寺要地位。此碑1950年出土于西安西郊梁家莊,現藏西安碑林博物館。碑額篆刻“道德阿彌陀像”六字,字下為造像龕,一佛二弟子二菩薩二天王,沒有力士。由此可知,天王護持的主尊是阿彌陀佛。此碑的背景是京城長安的佛教高層,而非一般民眾信徒。由此可知為阿彌陀佛配置天王像并未違背中國佛教上層對西方凈土教義的理解。此碑建成三年后,龍門石窟天王像中最早有紀年的韓氏洞始出現。碰巧的是,韓氏洞的主尊也是阿彌陀佛??芍獌删┰煜裰芮嘘P系,亦為我們確認一批有天王像的洞窟之主尊是否為阿彌陀佛(如潛溪寺、敬善寺等)排除了觀念上的障礙。此碑的碑陰其上部浮雕蓮花龕以及五尊佛像兩個侍衛;中部浮雕一尊香爐、兩頭蹲坐在爐邊的守爐異獸,線刻四名侍女;下部線刻道德寺的善惠尼姑和玄懿尼姑,以及依次排列的她們的20個弟子,人物造型生動,雕刻栩栩如生。
       藏區《大唐天竺使出銘》的發現是上個世紀九十代的事,由我的四川大學同事,考古學家霍巍、李永憲等人發現:1994初,由西藏自治區文管會與四川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組成的考察隊,在西藏西南部中尼邊境的吉隆縣(舊名宗喀)境內發現唐初摩崖石碑《大唐天竺使出銘》,此事應該稱得上一次重大的藏區考古發現。石碑具體位于吉隆縣城以北約4.5公里處的阿瓦呷英山口山崖上,石碑所在地海拔高4130米,是西藏目前所見地理位置最高的一處碑刻。鐫刻面上寬81.5厘米,下端因修建水渠時破壞,現殘高53 厘米。碑額篆書陽文一行七字“大唐天竺使出銘”,碑文殘存陰刻漢字楷書24行,滿行估計原有30-40字左右,共殘存220字左右。上端無缺字,下端損壞嚴重,多已漫漶不清。據碑文可知此碑刻于高宗顯慶三年,比現存于西藏拉薩大昭寺前的《唐蕃會盟碑》早出165年,是迄今為止在西藏高原所發現的漢文石刻碑銘中年代最早者,極具學術研究價值?!洞筇铺祗檬钩鲢憽繁?,內容記載唐代使節王玄策率劉嘉賓、賀守一等人出使天竺,經小楊同(小羊同)等路過吉隆,并于此勒石記功等事。據兩《唐書》(吐蕃傳)等文獻載,洛陽人王玄策于唐初貞觀十七年至龍朔元年(643—661年)間,曾三次出使印度。唐人道世在《法苑珠林》中引《王玄策行記》說,王玄策在出使印度途中,曾刻有多處碑銘,如刻于唐貞觀十九年(645年)二月二十二日的《耆閣崛山銘》及同年三月十四日所刻的《摩訶菩提寺碑》等,可惜上述碑銘均已毀佚?!洞筇铺祗檬钩鲢憽肥峭跣叩谌纬鍪褂《葧r所刻,也是迄今為止首次發現的有關王玄策出使印度的碑銘實物,對于研究唐初中印交流關系史具有重要意義,因此彌足珍貴。
        5、你有沒有發現一個文化現象,藏區女孩的名字中,有兩個極其高頻率的詞語,一個是拉姆,一個是卓瑪,尤其是“卓瑪”二字,比如歌手“降央卓瑪”“才旦卓瑪”“瓊英卓瑪”,你知道這是一個什么文化現象?
       我知道拉姆是仙女,卓瑪就是度母或救度母,相當于內地的觀音菩薩。這個當然與藏傳佛教的度母信仰相關,也與藏區的女性神祗崇拜相關。就我所知,藏傳佛教中,有很多度母的化身,比較著名的是綠度母,還有白度母等,她們在唐卡和金銅造像中均有大量表現:面容姣好,身姿秀美,手印婉轉,充滿了女性尤其是母性之美。藏傳佛教還有十一面觀音,和漢地的觀音三十二相(化身)不同,是一個觀音有十一張面容。我曾寫過一首名叫《十一面觀音》的詩,但寫的是漢地三十二觀音中的十一種觀音,其中一首寫的是“持經觀音”:
閱讀多么重要
閱讀韋編、桑麻
閱讀雕版和卷軸
閱讀朝云、暮雨
閱讀亂世和眼淚
諸神也要閱讀
手不釋卷的菩薩
看上去更像一位
美麗的鄉村老師
我的母親
       6、你自己的生活跟藏區的人物、產業、或禪修等有什么實際的交集嗎,談談你的故事或感受。
       我有很多藏區朋友,包括現任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區政府主席、黨組書記的齊扎拉(相識于差不多二十年前年的香格里拉)。但是,我覺得我與藏區的聯系更多地來自精神和想象力。
        7、在現代化發展中,從你的領域出發,你感覺最深的,藏區哪些方面需要大力改進,如果可以請提出你的建議。
        教育,就總的情形來說,藏區的教育仍然落后于漢地。其次,我希望藏區文化能在為人類靈魂提供滋養的同時,也能更多地從文學藝術(如音樂繪畫詩歌)、科學技術層面(如醫學天文學)帶來福祉。高寒地帶是涌現杰出思想家、詩人、藝術家和科學家的地方。
       8、在你的專業研究或行業未來發展方面,你對藏區的什么,最感興趣,有什么想法和計劃?
       有機會寫一本《藏地石刻藝術研究》之類的。
       9、從你的專業角度,你是否會關注藏區在這個領域的現狀、發展,你自己是否希望有機會參與進去?
       關于藏地石刻藝術研究方面,目前還沒有較為系統的研究成果問世,好像也沒有相關的具有規模的計劃推進。我的研究更多地喜歡有個人溫度的研究方式,不太喜歡集團軍沖鋒式的熱鬧。
       10、從你專業的角度,你對藏區同仁,或者漢地研究這個領域的同仁,有什么建議?
       互通有無,協同調查,資源共享,獨立研究。
       11、藏人網會陸續請一些名人參加藏文化研究發展活動,屆時你是否有興趣參與?
       主要看時間,如果時間沒有沖突,一定來參加。謝謝!
       大咖簡介
       向以鮮,現居成都,詩人,四川大學教授。著有學術專著《超越江湖的詩人》、《中國石刻藝術編年史》,詩集“我的”三部曲(《我的孔子》《我的發音》《我的聶家巖》)、《唐詩彌撒曲》、《觀物》及長篇歷史劇《花木蘭傳奇》等。詩作獲《詩歌報》首屆探索詩大賽特等獎、天鐸詩歌獎、納通國際儒學獎、四川文學獎、《成都商報》中國年度詩人獎、首屆楊萬里詩歌獎、《星星》年度詩人提名獎、李白杯詩歌獎等。作品收入海內外多種詩歌選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與同仁先后創立《紅旗》《王朝》《象罔》等民間詩刊。
       郵箱:yesno668@126.com
請關注“云端藏地”公眾號
讓我們共同——“在最高處過一種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