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拉:隨心所至,給西藏寫一首情歌

       大咖簡介
       蘇拉,著名詞作家,深圳外國語學校知名語文老師。創作歌詞300余首,主要作品有《晚秋》《星星是我看你的眼睛》《晚霞中的紅蜻蜓》《你看藍藍的天》《其實我已不在意》《傷心雨》《雅魯藏布江情歌》《我在春天等你》《可遇》《最好的時光》等;出版《親愛的蘇拉》(AB)卷,《三心二意》等多部散文集;歌詞創作先后獲得嶺南新歌榜十大金曲獎,中央電視臺MTV大賽金獎,上海東方風云榜最佳作詞獎、中國流行音樂特殊成就獎等殊榮。
       主題詞:創作出更多美好的歌

       藏區的天地之大美,文化之豐厚,宗教之神圣,令我心生向往,是我渴望抵達的遠方。所幸,隨心所至,愿望成真。
       第一次去藏區,是2001年到香格里拉,依山而建的松贊林寺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藏傳佛教的神秘,為藏地寺廟、民居的建筑色彩、隨風招展的彩色經幡驚嘆、著迷。還記得當時是跟同事組了一個團去的,導游是個英俊的藏族小伙子,他在途中為我們唱了幾首藏語歌,我很喜歡,他讓我留了地址,我回深圳后不久竟收到了他寄來的一張藏族歌曲專輯,并對我喜歡他們民族的音樂表示感謝。這讓我非常感動,并對藏族同胞留下了淳樸熱情的美好印象。
      2005年,我約幾個朋友去了拉薩、林芝、當雄、日喀則、珠峰大本營等地,一路都非常瘋狂、震撼、激動、愉悅。布達拉宮比想象中更壯觀,湖水比想象中更透明的綠或藍,天空很近很干凈,在大昭寺磕長頭看日落很幸福,遇見的藏族同胞都淳樸善良。留下了一段特別美好難忘的記憶。
       印象很深的是游覽布達拉宮時,遇到一群藏族年輕小伙子和姑娘們在勞動,修葺一棟房子的天臺,他們排成幾排,一邊夯土一邊唱著高亢的歌曲,我們忍不住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跟著他們踩著歡快的節奏唱著歌勞動了一個多小時。所以后來看到布達拉宮的照片都倍感親切,覺得它的宏偉中融進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和虔誠。
與勞動者一起打夯筑地
       某個傍晚在八角街游蕩之后,到大昭寺的天臺看日落,眺望天地被一大片的余暉擁入懷中,低頭見無數虔誠的信徒在大昭寺的墻外磕長頭,心中突然充滿莫名的感動。走進叩長頭的人群,我借了一個姑娘的位置,學她的姿勢,一口氣磕了二十個長頭就已經趴地不起。是怎樣一種力量能支持他們從早叩到晚,甚至從遙遠的四面八方一路這樣跋山涉水來到拉薩呢!
       在色拉寺看喇嘛們辯經也非常精彩,雖然一個字也聽不懂,但看他們的眼神、動作,聽著他們全身心投入的爭辯,仿佛置身于紅塵世外,一切似乎都了然于心。

激烈的辯經,聽不懂文字,但了然其深
       在西藏的日子,愛上了走進每一間寺廟的感覺,從大昭寺、小昭寺、哲蚌寺、色拉寺、扎什倫布寺……一直到海拔最高的絨布寺,那些濃郁的色彩、低沉的誦經聲、閃爍的燈苗、神秘的氛圍,都讓人內心漸漸寧靜、澄明。有意思的是,每個寺廟的每座佛像前幾乎都堆滿了各種面值的人民幣,都是信徒和游客們捐供的。如果你想表表心意手頭又沒有零錢的話,就自己在那錢堆里找贖。當錢堆得過多的時候,就有喇嘛用一個大掃帚來掃走。來來往往的人們沒有一個人想在地上撿便宜,連在門口乞討的小孩也不會。

守望珠峰,海拔最高的絨布寺
       去過西藏后,有點后悔去早了,因為見過西藏的山水之后,眼里就難有再壯麗的山水了。尼洋河的青綠,羊卓雍湖水醉人的藍,納木錯圣潔透明的湖水與她身旁雄奇的念青唐古拉山緊緊相依,讓我有著天荒地老的恍然。而當我面對偉大的珠穆朗瑪峰,俯下身子掬起我腳邊冰涼透明的湖水時,我感動于它的前身是珠峰的白雪衣袂;我無法零距離親近這傲視群峰的王,只是這樣面對面的凝望,便已心神激蕩。
坐馬車從絨布寺去珠峰,古典的喜悅
寄蜉蝣于無窮,在瑪尼石前許愿
我該如何為你歌唱,我不知道,但我也知道
珠峰腳下的溪流,亞洲眾生的生命泉水
       十多年過去,我仍清晰的記得從日客則經定日去珠峰的那段漫長而充滿期待的旅程。因為有天晚上要趕到定日住宿,我們須連續趕幾個小時的夜路,夜太黑啥也看不見,我們就在平均海拔4500以上的路途中,唱了三個多小時的歌,歌曲類型從情歌到軍歌到兒歌,再把有關西藏的歌曲都唱了個遍,把我們的司機小樊都驚呆了,說從未見過這么瘋狂的外地游客,在海拔那么高的地方開演唱會,還沒有一點高反。他也在我們的歌聲中在黑暗中把車開得行云流水、悠然自得。
       第二天的路不好走,我們的一個汽車輪胎爆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我們一邊幫著小樊換胎,一邊在曠野中跳起了藏族舞,引得趕著一輛馬車的一家藏族人停了下來,我們用彼此不通的語言歡脫地拉起了家常,然后揮別。進珠峰自然保護區時,迎面一輛車在我們前面停了下來,問我們有沒有氧氣瓶,他們車上有個女士因高反而暈倒了,我們把準備的幾瓶氧氣全給了他們。后來小樊逢人就夸我們如何如何厲害、生猛,特別為他的客人驕傲。

修車間隙,令路人駐足的歌舞
       在西藏看帥哥也是難忘的經歷。朝拜大昭寺的時候,我看到一個氣質不凡的喇嘛在給幾個干部模樣的人講解,就湊過去聽了一下,覺得他講得特別好,就招呼幾個朋友跟著他走聽他講解。走到一半時,突然遇到一群背著黃書袋的年輕喇嘛,估計是剛剛上完什么課,其中一個生得高大英俊,我們就被吸引過去了,一路跟隨,最后還跟人家合了影。照完相后再回頭,再也沒有找到那位講解的喇嘛。后來在頂層一間請佛珠屋子桌面竟然看到那位喇嘛與胡錦濤的合影,一問方知那是一位很有名望的高僧,頓時后悔不已,還互相責怪起來。
       去當雄時,恰逢當地的賽馬節,各種類型的帥哥云集,非常養眼。我們同行的妹子花癡得不行,穿行于帥哥們中間,笑得花枝亂顫。在搭訕中,突然一個孔武有力的帥哥單手一橫一抱,順勢就把她扛到了肩上,作欲跑狀,一邊用藏式普通話說:“跟我回家了嘛!”我們吃了一驚隨即笑成一團,小女子在他肩上蹬腿大呼“放我下來”,被我們群嘲有心沒膽。
造化鐘神秀——賽馬場上的帥哥群
       第一次去西藏,留下了太多美好,述之不盡。而今憶起,仍清晰如昨。
       那次我們租了一個剛退伍的拉薩汽車兵小樊的吉普車,彼時他也剛剛開始做游客生意,有的線路他也沒有走過,我們就一同開啟了無知無畏的闖蕩模式。因為在一起太歡樂,我們在西藏的二十幾天,小樊沒有接載其他客人,并且給了我們最優惠的價格。后來我們還有聯系,他說再也沒有遇見如我們一般“瘋狂”的客人朋友了。據說現在,他在拉薩已經有了一個車隊。
       而早在未去西藏之前,著名音樂人朱德榮寫了一首曲子,找我給著名的藏族歌手容中爾甲填一首詞,于是我在對西藏的向往和想象中完成了《雅魯藏布情歌》——
清清的雅魯藏布江
流向遠方
高高的天空升起圓圓月亮
在這夢一般的晚上
有人憂傷
有人把那古老的情歌
一遍一遍輕唱
比江水還純潔的姑娘
你在何方
讓我看看你月光下美麗臉龐
我要你緊緊依偎在我的身旁
除了相信世上有天堂
什么也不用想
愛你的花開了
想你的草綠了
等你的天亮了
你都看不到
愛你的淚流了
想你的心傷了
你卻什么也不知道
等你的夢 醒了
雅魯藏布江——如歌的行板
       當我去到西藏,懷著激動的心情靠近雅魯藏布江時,我有些愕然了,它不似我想象中清澈、平靜,它渾濁泛黃,水流湍急、奔涌向前;它也不如我想象中寬廣,常常在兩岸高山的環抱中形成峽谷。它比我想象中更陽剛更富有激情。我有些慚愧,纏綿悱惻的情感似乎與這條江的個性不符,它應該是奔流著大情大愛的。但沿江而行的途中,江邊的野草和盛開的野花又讓我漸漸釋懷:什么樣的大情大愛都需要細膩、真切的表現才能動人。就像那些野草和野花,在高山流水面前是那樣的渺小、微不足道,卻年復一年地嫩綠、盛開,執著表達他們對這山川的愛慕,憂傷著,也美麗著。
       容中爾甲渾厚的嗓音賦予了這首歌含蓄和內斂,唱出了愛與哀愁,是我喜歡的那種深情款款。后來有個叫米線的云南女歌手翻唱了這首歌,別具一番柔美和風情。
蘇拉 楊鈺瑩 容中爾甲
       第三次進藏區,是和楊鈺瑩(著名歌手)、張全復著名音樂制作人、作曲家,《愛情鳥》《透過開滿鮮花的月亮》等歌曲曲作者)、許建強(著名音樂制作人,作曲家,《晚秋》《晚霞中的紅蜻蜓》等歌曲曲作者)等音樂人在容中爾甲的邀請陪同下到川甘交界的藏區采風,一路上我們無時無刻不體會到爾甲和藏族同胞的真誠純樸熱情。
       我們在諾爾蓋草原策馬揚鞭,如此自由奔放;在容中爾甲家鄉村子的小河邊搭起帳篷,喝酥油茶青稞酒,縱情歌舞;在星空下烤全羊跳鍋莊,醉意朦朧;在寧靜簡樸的郎木寺聆聽藏傳佛教的真諦,流下感動的淚水;在九寨溝爾甲的劇院欣賞他傾情打造的藏族原生態歌舞劇《藏謎》,震撼莫名;我們還在劇院門口見到了爾甲慈祥的媽媽,閑不住的老人家每天都在那里出售兒子的音樂專輯,自豪地享受著這份勞動的快樂。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在川西和甘南交屆的郎木寺,有一座藏傳佛教寺廟,我們圍坐在寺廟前面的草地上,聆聽一個容貌清朗、思想睿智的喇嘛(我見過的長得最帥氣質最儒雅高貴的喇嘛)講藏傳佛教的真諦。他說了九字真言:愛自然、做好人、做好事,笑言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這三點,那么人人都是活佛。他的言辭淺顯卻令人了然于心,久久回味。
       眾人散去后,鈺瑩、阿復、許建強和我還在郎木寺外流連不舍,天空那么近那么藍,山色青翠,空氣中有泥土青草和野花的芬芳,身穿深紅色長袍的喇嘛三三兩兩或席地而坐,或依溪水而臥,一個老喇嘛雙手合十,對我們安詳微笑。鈺瑩的淚水突然奪眶而出,阿復、許建強和我也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那份無言的感動彼此心照。
       四人安靜地佇立了好一會,鈺瑩說了一句讓大家很受觸動的話:
       “生活還是有那么多的美好,上天既然給了我們創造美好的能力,給了我歌喉,給了你們旋律和歌詞,我們一定要創作出更多的好歌,為我們的生活增添一些美好。”
       大家都非常認同、感慨。阿復也說自己很久沒有這樣落淚了,真的很難得,這種情景可遇不可求啊。當我們四人趕上采風大部隊的時候,大家看著我們紅紅的眼眶紛紛詢問怎么啦,容中爾甲見怪不怪地說:“他們頓悟啦!”眾人大笑。
       在藏區,我們也強烈感受到藏族同胞對容中爾甲的喜愛,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認出他要跟他合影,爾甲總是謙和愉悅地一一應允。在他身上,有很強的使命感,就是不斷地通過音樂宣傳民族文化,希望將之發揚光大。
心中駿馬,腳下草原
       更令我難忘的,是在九寨天堂的酒吧,容中爾甲唱起了《雅魯藏布情歌》,那一刻,對藏地的種種情感撲面而來,非常幸福。
       去年底,容中爾甲攜他投資并主演的影片《阿拉姜色》到深圳路演,邀我觀影。影片素樸、傷感、溫暖、美好,悲欣交織,令人動容。第一次演電影的容中爾甲風趣地說,因為導演說女主角和孩子都比他演得好,所以自己一直是在跟電影里的那頭驢PK演技。
       獨特的片名《阿拉姜色》源于容中爾甲家鄉的一首敬酒歌,藏語“阿拉姜色”意為“干了這杯美酒”。
       影片最打動我的一幕就是容中爾甲在河邊撿起一塊石頭當作酒杯唱起這首歌的時候。
       命運給我們每個人斟了一杯酒,甜酸苦辣,一飲而盡!
       西藏,藏區,與我而言就是一杯醇厚的美酒,阿拉姜色,致敬那一段純凈隨心的歲月!
比江水還純潔的姑娘
你在何方
讓我看看你月光下美麗臉龐
我要你緊緊依偎在我的身旁
除了相信世上有天堂
什么也不用想
       浮光掠影式的行走,看見的和感受到的也許都很淺層,但感動和愉悅是真切而生動的,且把此文也當首情歌,獻給我看見的和我心中的,那云端的藏地!
請關注“云端藏地”公眾號
讓我們共同——“在最高處過一種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