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在有關人士的努力下,甘肅電視臺要搞一臺比較大型的藏歷新年晚會了,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昨天彩排,今日錄制。為了自己、也為了網站,專程去拍了一些照片。
很好的晚會!華爾貢、拉木措、德乾旺姆、尼瑪拉毛、扎西尼瑪等等民族音樂人都來了,更為可貴的是瑪曲和玉樹的那些純樸的歌舞演員,他們是這個新年最真實的祝福!
雖然對晚會的策劃和節目的編排,我個人認為有些還不是非常滿意。但是畢竟搞了,而且是首次,而且是在一些有志之士的不懈努力下搞的,所以更顯得彌足珍貴!由衷地崇敬和感謝他們!能在新年里,能在蘭州,帶給藏人們特別的問候!
彩排結束后,西北民大的美術老師、我在蘭州的好哥哥才讓,邀請大家去了藏酷國際娛樂會所。聲望很高的拉木措老師,安靜的坐在沙發一角,親切的看著我們這些小兄弟張狂而隨意的嬉笑怒罵,偶爾謙虛地為我們鼓勁加油。老在網絡上碰面的德乾旺姆,穿著自己設計的漂亮的藏裝,平實而賢淑的聽我胡扯了半個晚上??蓯鄣奶m州大學的博導宗喀博士依舊帶著他的幾個弟子來去匆匆,他對民族文化的熱情和投入確實讓我們汗顏!我在蘭州的好大哥才旺瑙乳,依舊在酒杯和香煙里瞇著微笑的眼睛,帶給大家永久的開心和愜意。旺秀才丹哥哥還是老樣子,比較豐碩的身體透出一份靜謐,只有嘴角偶爾露出的笑容,才讓你在他的沉穩中看到可愛和其他的元素。而東道主才讓,我們戲稱為“土伯特大衛”的帥哥,仍然是三杯過后眼圈粉紅,激動地為我們講述著今年春節在家鄉組織的有意義的慶?;顒?。而靦腆的妥超群,省電視臺的這位學兄,卻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溜回家看他的7個月的小寶寶去了。晚些到來的趙小鈞,就是《天上的西藏》的作曲,給我們即興演唱了才旺瑙乳作詞、他自己譜曲的一首新歌,而后帶走了我剛剛寫好的一首歌詞——但愿他能找到靈感譜上曲子。
整個晚上,諾大的一個包廂,沒有一個人拿起話筒唱歌。我們只是任由隨意的話題,在文化的邊緣,緩慢地流動?;蛟S,熟悉的旋律已經爛熟心底,而MTV里那些抽象的面孔,此刻就熟悉的坐在身邊。
依舊是有人或遲或早的離開。依舊是再約其他朋友到來。凌晨3點,留到最后的才旺瑙乳、趙小鈞、才讓和我,在夜半的蘭州街頭,大嚼了幾碗涼面和幾十串烤肉后,轉戰到了民族花苑。在瑙乳大哥那個曾經醉過很多兄弟的桌子旁,喝了一天的我們,面對美酒只能高掛免戰!等把晚上拍攝的照片拷貝到電腦上的時候,溫暖的沙發上,趙小鈞和才讓已經進入夢鄉。而被關了一天“禁閉”的小狗“桑格”,卻還在我們的腳下興奮的撒歡!
和睡意漸近的瑙乳大哥告別,凌晨4點的蘭州的夜晚,寒意陣陣襲來。從悶熱的網吧里叫出疲憊的夜車司機,的士橫跨黃河穿過半座城市,到達安寧時,人突然變得十分清醒,一身的酒氣,也似乎被寒冷的風吹散在了結冰的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