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于公元2004年3月初,應理塘長青春科爾寺主持第四世夏壩·降央克珠冫活佛的邀請前往該寺攝制《祈愿大法會》的電視紀錄片。雖時至現在已過2周年,但康巴地區的僧俗人眾歡度藏歷新年的情景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難以忘懷的印象,現將法會期間的所見所聞記述如下:每逢藏歷正月初四至十六日期間,康區著名的理瑭寺的措欽大殿之上晨光四射,迎來了一年一度的藏歷正月神變《祈愿大法會》。這時理塘寺上空傳來了眾多僧人的誦經之聲和陣陣法號等樂器的嗚響之聲……

藏歷新年初三一天,來自理塘等地區的藏族信眾數萬余人,騎馬乘車到理塘寺,虔誠的信眾們每日燒香拜佛,轉經誦經,聆聽佛音佛語,祈求佛祖,愿全世界人類享受無戰爭無災禍之和平,亦祈禱雪域藏鄉的有情眾生永享平安無災之生活。平日寂靜肅穆的理塘寺頓時熱鬧非常,寺院內外充滿著一派節日之濃厚氣氛。在整個十六天的法會期間,理塘地方的上空一直飄浮著吉祥之五色彩云。無數善男信女匯集理塘寺,進行獻供誦經,普天同慶,萬眾歡呼。

理瑭寺又稱為理塘長青春科爾寺,這座格魯教派之寺院自第三輩達賴喇嘛索南嘉措于公元1581年在理塘地方創建,第七輩達賴喇嘛格桑嘉措、第十輩達賴喇嘛、著名的蒙古地區的大活佛哲布尊丹巴、安多拉布楞寺的大活佛嘉木樣五輩、昌都寺的七、八、九輩帕巴拉活佛、理塘寺的一、二、三輩大活佛等均降生在吉祥的理塘地方,并在理塘寺受戒學習。

理塘寺現有僧人3000余名,亦修復了原有的修習《五部大論》的法相院和學修《四續金剛》的密宗院。新建的理塘寺的措欽大殿內可容納3500名僧人。雖無當年的規模,但其寺院法度森嚴,呈現一派生氣勃勃之氣象。

今天,康巴地區仍然呈現一片凈土之景象,神秘而充滿著誘惑。流年似水,浩氣長存,有情眾生在無窮的輪回中流轉。不少著名的佛學高僧和精通世間法的大德英才于紛繁的塵世間再生。如今的理塘寺在香根活佛、夏壩活佛及諸位大德的精心管理下,整個寺院的規模和弘揚佛法方面已有相當的發展。為加快藏區文化、教育、經濟的建設,諸位活佛們在雪域藏鄉上四方勞頓穿行,為倡導人類和平進程和推動藏傳佛教事業的發展,他們的功業為世人所稱頌。

措欽大殿的法臺上由第四世夏壩·降央克珠活佛(法名格勒·降白降措)主持公元2004年藏歷正月《祈愿大法會》,夏壩·降央克珠活佛身著黃色法衣,頭戴表示嚴密持戒的黃色僧帽,手持法器,莊嚴地在理塘寺法臺上高聲誦經說法,祈求一切生靈能得以拯救……

所謂《祈愿大法會》,藏語稱“莫蘭欽波”,是格魯教派的創始人宗喀巴大師于公元1409年,第一次在西藏拉薩的大召寺內為紀念釋迦牟尼示現神變降伏外道而舉辦的《祈愿大法會》。這次法會規??涨?,參加法會的僧人不分宗派、不分地區的數萬僧俗匯集于拉薩,每日聆聽宗喀巴大師講解《佛本生經》,其規模之大,影響之廣,在西藏宗教史上空前的。通過這次法會,確立了格魯派在西藏各教派中的崇高地位。

所謂的《祈愿大法會》,是指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在天竺舍衛地方,于公元前511年(藏歷火龍年正月初一至十五),與外道師斗法,比賽神變,最后調伏了六外道師,取得了勝利之事跡。

宗喀巴大師在大召寺釋迦牟尼塑像前虔誠誦經祈愿15天。后來《祈愿大法會》的規模愈來愈大,到了第五輩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圓寂祭典時起,《祈愿大法會》的時間定為藏歷正月初四起,至二十四日拋撒驅鬼食子和二十五日的迎請強巴佛(彌勒佛)后方才結束。

法會期間,四方僧人云集拉薩,在大召寺誦經祈禱,講經辯經,錄取新的拉讓巴格西。虔誠的信徒們紛紛前來添燈供佛,向僧眾發放布施。從那以后,一般由達賴喇嘛或哲蚌寺堪布主持每年的藏歷正月《祈愿法會》。自從宗喀巴創立格魯派以來,雪域佛教界恢復了清靜、純正的面貌,人們把贊頌的目光投向格魯派,雪域宗教文化又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

理塘寺的藏歷正月《祈愿大法會》的會期與內容與西藏拉薩大昭寺舉行的《祈愿大法會》完全一樣,只是其規模與某些內容不太一樣。法會期間每日理塘寺的三千余名僧人在措欽大殿內集會,每日講說三部經,如釋迦佛略史,菩堤道次第廣論、慈氏王法等經典。每天舉行數次集會,一般從初一日至初四日內主要進行集會、誦經、辯經等活動。

晨誦 第一次集會是在黎明之時舉行的晨會,其誦經時間為拂曉(約早四點)始至日出為止理塘寺全體僧人集會于措欽大殿,虔誠地誦讀《大威德金剛經》,這時,洪厚而整齊的眾僧誦經之聲音回旋于措欽大殿,穿透著時空,表達僧人們對釋迦牟尼創立的佛教之真誠信仰。

辯經 第二次集會,從拂曉開始誦經結束后,在露天辯經場,由報考熱瓊巴學位的僧人立宗與眾僧辯論。此后由夏壩等活佛及理塘寺的池巴(主持)分別給眾僧講經論法,其內容主要講《佛本生》、《菩堤道次第廣論》,《慈氏王法》等佛教經論。

齋飯 第三次集會于中午12時左右在措欽大殿內舉行,寺院要給僧俗眾人提供齋飯,分發酥油。理塘寺伙房中的大銅鍋直徑為3米多,深達2米??晒登送瑫r的齋飯。這一天的齋飯制作時,將大米、牦牛肉、酥油、葡萄干等放入大鍋中,做成藏語稱之為“哲色”的齋飯,“哲色”不僅味道鮮美而且營養十分豐富,這一天人們帶著自用的木碗,均能得到一碗齋飯。

祈愿 第四次集會,稱之為“祈愿會”,其舉行時間在中午的集會結束后,在措欽大殿舉行,千余名僧人匯集大經堂內,誦經祈禱佛法常駐,世界安樂祥和,亦為人類眾生祈禱,脫離戰亂,遠離苦海,同登香格里拉之理想彼岸。這一天,夏壩等活佛在法臺上高聲誦經祈禱,愿佛教日益發達,常駐世間,有情安樂,天下太平等。來自各地的信徒、施主亦可從大經堂的右側門魚貫而入,在大經堂僧座下方處,磕頭致禮,聞聽法音。人們將本人或已故之人的名字寫在紙條上與布施的一些錢幣放在一起,交付僧人。僧人們將布施者的名字一一念誦,并為布施者進行祈禱、護佑,供養者帶著滿意的心情離開了寺院。

晚茶 第五次集會是在黃昏時分在措欽大殿內舉行,這次集會與平之“晚茶會” 相同。

辯考 第六次集會稱之為“晚間辯經會”。這天晚上,理塘寺的措欽大殿內燈火輝煌,由參加多仁考試的僧人立宗答辯。所謂辯經,在格魯教派各寺院,每隔幾天全寺僧人要進行辯經活動,辯經有兩種方式:一種叫立宗辯,一種叫對辯。一般立宗之人樹立一宗,解答對方提出的問題,不得反問和發揮。

理塘寺的辯經場上,只見眾多的僧人在辯經場上揮動著雙手,發出一聲聲拍擊手掌而發出的聲響,同時聽見眾多僧人們念念有詞的詢問聲和回答聲,其聲響忽而高聲喧嚷,忽而低聲問答聲。參加辯經的有十歲左右的小僧人、有年輕力壯的中青年僧人、有白發白須的老年僧人、亦有地位不同的喇嘛(活佛)參加。整個辯經場面顯得嚴肅、緊張、熱烈,每個僧人們對各類佛學知識的追求顯示出十分地認真的學習態度。

辯經場里有十幾處辯經組織,每一組僧人圍成一圓圈,有一位僧人靜坐在地,另一位站起的僧人對應著靜坐的僧人,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做出擊拍手掌、高聲呼叫、揮舞念珠,奚落嘲笑的姿態??墒?,立宗者則顯得不慌不忙,表示出巍然不動的樣子,平靜有序地回答著挑戰者的有關佛學知識。旁邊還有幾位高僧在專心聽取各方辯論內容,最后做出評判。

另外一種辯經叫做“對辯”,由兩個人進行,一般甲方提問題,乙方答辯,甲乙雙方互相輪流答辯。辯經中,雙方辯經者都要保持高度的冷靜和理智,專心致志回答問題,不能無理取鬧,更不能因為發難人的態度不好而發火。采取這種方式辯經,使學經的僧人提高學習經院哲學的主動性,使學經僧人的思路清楚敏捷,立論強固不倒,語言表達流暢而富有邏輯,這是藏傳佛教培養訓練佛學人材的一大特點。在藏傳佛教格魯教派的各大寺院中都非常重視辯經這種學習方法,在寺院的各種辯經均中,常常能聽到擊掌問難之聲,站者問難,坐者答辯,依因明學規定的辯論方式進行辯論,通過辯論不僅能牢記新學經典,而且參考者口若懸河,左右逢源,通過激烈的辯論還可以產生新的思考。辯經亦是藏傳佛教格魯教派各寺院中各級學位考試的主要手段之一。

理塘寺的管理者對僧人的教育也分顯宗和密宗兩大部分,一般要學習因明、般若、中論、俱舍、律學等五大部,共分十三級學習內容,學習完這五部十三級,至少需要十五年時間,在這期間主要學習《釋量論》、《現觀莊嚴論》、《入中論》、《律經》等經典及數百種論疏。在升級考試時均要求熟練地背誦主要經典的內容。理塘寺和拉薩三大寺一樣,在教學方法、課程設置,教學制度等方面有較完善的系統。在教學內容方面,理塘寺都系統的學習五部論和宗喀巴師徒三人之釋著。

在劃分班級上分為“小堆扎” 、“中堆扎”、“大堆扎”、“新般若” 、“舊般若” 、“新般若副論” 、“舊般若副論” 、“般若正班” 、“新中觀” 、“舊中觀”、“新毗奈耶”、“老毗奈耶”、“新俱舍論” 、“嘎讓巴” 、“拉讓巴”等十五個班。學經僧人都要經辯論考試合格后方升至高一級的班級。一般,各班級學習之期限為二年。

從開始入經場學堆扎到格西拉讓巴要苦學二十幾年。這二十幾年的生活是非常之清苦,常有人昏倒在辯經場。學經僧白天赴經場參加辯論,夜間不解腰帶和衣而臥。為了專心致志學習,就不點燈火,用香條火照亮經書字行,背誦念文,常常不覺曉。時不時要進行康村和扎倉考試。要熟讀五部論本釋等諸多典籍,并參加階段性的背誦經典的測驗。扎倉堪布和貴格則根據每個學員的理解能力,背誦典籍的熟練程度,辯論的表現等成績,最好的授予拉讓巴,其次是措讓巴、林塞、多讓等學位。

拉讓巴格西是各格魯教派寺院產生的精通五部經典的眾格西為了展示才華而在拉薩傳召法會上進行辯經比試,對優異者授此學位稱號。

誦經 藏歷正月初六后,理塘寺的措欽大殿中又傳出了數千僧人的集體誦經之聲,藏傳佛認為誦念各種佛經對祈禱有特殊之功效,誦讀各種經典亦是僧人們平時修行的主要內容之一,一切宗教儀式中均要高聲誦念。理塘寺的大經堂內終日有僧人念誦佛經,更有一位嗓音宏亮,經典嫻熟的高僧擔任領經師,使整個誦經儀式有很強的節奏感,場面的壯觀,亦頗能震撼人心。

佛教自創立以來,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除南傳的上座部佛教外,大乘佛教雖然曾在亞洲大陸上盛極一時,但是早已走向了衰落。然而廣袤的雪域藏卻成了佛法昌盛的理想境地,自七世紀從印度傳入后,與藏人的歷史盛衰同舟共濟,形成了今天獨具特色的藏傳佛教,它以龐雜完整的思想體系,清深妙絕的佛法儀軌,師徒相承,千年一貫,成為當今世界人們了解佛法真諦的最后一片凈土。雪域藏鄉的人們是深深地眷戀著佛法,他們全身心地按照佛教的教義指導自己的生活和思想。

在整個藏區各地,每年都會舉行各種規模盛大的宗教法會。人們從數百里,數千里外匯集在一起,對宗教領袖的崇敬與信仰,人們亦會穿著節日盛裝,載歌載舞,揮灑著做為藏人的無限自豪。

實際上佛教傳入藏區以前,在老的本教文化已使雪域大地成為文化基礎極為豐厚的土地,并且以強大的部落和尚武精神而聞名于世,然而隨著佛教的傳入與發展,使藏人的思想文化飽受了一次理性的洗禮和文明的滋養,從此,佛教猶如千萬盞明燈,在每個藏人的內心里閃耀。人們開始遵循佛法而在茫茫的解脫之路上跋涉,佛教的慈悲、施舍、業報等普及雪域藏鄉,深入人心。

人們在貧乏的物質生活中依照倫理道德的佛教教義,追求心靈上的完美與解脫,生活是那樣的和平而恬淡,只要有空閑時間,就無休止地搖轉著“嘛尼輪”,口中不停地念誦著"唵嘛呢叭咪吽"及各種佛經,將內心深處的情感和希望灑向冥冥之中的彼岸世界。

放生 藏歷正月《祈愿法會》進入第八天,就要舉行放生儀式,放生在藏語中稱之為“次泰爾,最初藏族人信仰本教,把家養的牛、羊、馬等動物獻給當地的神山,以便得到神山的護佑。人們將這些放生的動物看成是“神?!?、“神羊” 、“神馬”,人們從來不傷害這些被放生的動物。后來,佛教傳入藏區后不準人們殺生害命,可是食物嚴重缺乏的青藏高原,牛羊是人們日常食物的主要來源,要禁止殺生是不可能的。因此人們在藏歷正月“祈愿法會”期間,將家養的牛、羊、馬等動物牽至附近寺院的喇嘛跟前,請求賜予放生,初八這天,許多人牽著家畜到寺院后,喇嘛們對著家畜的耳朵念誦無量壽佛的“陀羅尼咒”、“招福運辭”等,同時揮灑凈水。從此,這些家畜從屠宰的厄運中解脫出來,憑借佛教之力,亦能為施主消災驅禍,以求延年益壽。更求得來世,主人與家畜投生為人區或成佛。這些放生的牛、羊、馬等動物的左右耳朵上穿系著紅布條或羊毛做成的耳穗子,然后將牛、羊、馬放于附近山中或草原中渡過自由自在一生。

羌姆欽 藏歷年正月十三這天,法會進入“羌姆欽”活動的高潮。理塘寺第九十三代住持、第四世夏壩·降央克珠杰活佛在莊嚴地就座在池巴法臺上,他身著黑色法衣,頭戴頭帶面具,手持鈴杵法器,做出各種手印,口中高聲念誦“大威德金剛”咒語,主持著這一年驅邪的“羌姆欽”活動。佛教普渡眾生的理想。

舉行“羌姆欽”活動前,理塘寺的大經堂內還要舉行祈請怖畏金剛及法王的許可的儀式,并請其威力加持,扮演者,不管扮演什么角色,當他戴上面具,穿上演出服時,不斷念誦有關咒語,使全身心達地投入到“羌姆欽”活動之真實境界。

“羌姆欽”活動,藏語意思是“跳”即指宗教的驅鬼時候的各種舞蹈動作。其活動早在吐蕃王朝初期,已有專在夜間進行活動的“苯羌”和以咒術為主的“堆羌”祭祀神舞。就“羌”本身而言,不但有著悠久的歷史,而且流傳甚廣?,F在的“羌姆欽”一詞,實際上已成為人們對藏傳佛教舞蹈藝術中大型祭祀神舞儀式的稱呼。

公元八世紀,藏王赤松德贊建筑桑耶寺時,蓮花生大師為了驅魔鎮邪,潔凈建寺基地,確保建寺順利,舉行了金剛神舞之表演活動。

據《至尊宗喀巴大師傳》記載,宗喀巴大師在德欽寺,從卻吉貝哇大師,“聽受了‘金剛鬘’的灌頂教言導引解說,以及舞姿、彈線、音調三者的傳法指導?!备僚e派創始人米拉日巴及后來的塔波拉杰等的傳記中,有空中起舞、墳地起舞的記述。密宗“羌姆欽”活動成為一項公開的、集體的、具有情節的并具觀賞性的表演,一般認為與蓮花生大師有關,據說蓮花生在建造桑耶寺時,編創了金剛神舞,為藏傳佛教神舞表演的開端。藏傳佛教“羌姆欽”活動的真正形成是在公元十一世紀以后事。薩迦派的創始人昆·貢卻杰布(十一世紀時期的人)幼時會在節日集會上看見密咒師們公開表演神舞。后來,寧瑪派的大掘藏師卻吉旺秋,根據他掘出的文獻編排了名為“蓮花生八號”的“羌姆欽”舞。之后“羌姆欽”活動的內容又不斷完善,并形成了不同規模、不同風格的神舞。神舞的產生過程中,可能也吸收了本土的祭神面具舞,即所謂儺祭。

格魯派早先沒有神舞表演,宗喀巴大師在拉薩首次舉行祈愿大法會時,也沒有這項內容。二百年以后,格魯派一代宗師第四世班禪喇嘛洛桑曲吉堅贊率先在札什倫布寺創立了臘月二十九日的驅魔神舞。之后,格魯派各大寺院紛紛仿效,引進和建立金剛神舞儀軌。因此札什倫布寺的神舞,是格魯派神舞的源頭。歷世班禪喇嘛都對神舞做了不少改進,可謂功績卓著。班禪喇嘛。根據教中的說法,未來要轉生于香巴拉天國,成為那里的法主。傳說班禪喇嘛會從入定中親眼目睹香巴拉國的神舞,并依此而制定出神舞表演內容。當然,格魯派的“羌姆欽”活動也是吸收其他教派的儀軌而形成的。

那么“羌姆欽”活動的宗旨是什么呢?其目的就是驅逐敵魔,排除孽障,使蕓蕓眾生今生來世永享神佛之依枯。

‘林嘎’,應當是‘魔’與”‘孽’的化身?!岸喱敗笔墙饷摗Аc‘孽’的施食。不了解神舞真諦的人,看見舞蹈里神鬼面目猙獰,刀劈斧砍,念咒作法,以為是去干什么危害別人的情形,其實不然,佛教發慈悲為本,普渡眾生,解脫苦難是唯一的宗旨決不會有害人的動機。

‘魔’和‘孽’主要指人類自身的弱點和惡念,譬如爭強好勝、愚癡貪欲、損人利已、仇恨嫉妒。人們陷入這種淵藪,總是無法掙脫,以致造成世界上戰爭、仇殺以及種種災難。一根歪曲的樹木,要用特殊手段才能培植成材,我們的醫生割開人的肚子。取出毒瘤,這是殺人嗎?不是,這是積累功德?!寄贰瓷裎瑁撸├锩婺开b獰的神,都是佛和菩薩的幻化;他們砍殺‘林嘎’,是為了使它能脫惡緣。斬除邪念,最終進入天界?!?通過“羌姆欽”活動來超度魔類,使其靈魂得到凈化、拯救,往生天國凈土,不在危害人間。因此法舞同樣體現了?!?/P>

藏歷正月十四日上午10時左右,眾多僧眾會聚在理塘寺大經堂前露天廣場上數十位高僧、活佛及各學院的主持均在大殿前就座。四周門廊里坐著各院司法師、領誦師及當年的供養者(即施主)。

在“羌姆欽”開始表演之前,先由兩位吹嗩吶,兩位提香爐,一位斜披緞帶,每人右手拿各色彩綢的五人組成的“尖參”儀仗隊。亦有些寺院出演時由一位裝扮為鹿神和一位牦牛的舞者進場,他們角上掛有哈達,左手持盛血的顱骨容器。其任務是先引導主持者夏壩活佛、領經大師、樂隊入場就坐。在“羌姆欽”中每個護法神出場前,亦要由“尖參”引導。由持“亞達”者向四周揮舞彩綢,意召喚各路神佛齊聚理塘寺,“羌姆”表演儀式才能開始,“羌姆”表演儀式結束時也要他們引導進去。一般由十三人表演,手持“乃蘇”將酒、茶、青稞等供品敬獻給各路神祗。

“尖參” 扮演者頭戴大黑圓帽,肩披中間蘭顏色,四周紅顏色的“堆列”,穿黑色長袍腰圍鑲有人眼、口、獠牙的圍裙,腳登勾鼻牛皮藏靴。右手拿“邊達(人頭鼓)”,左手握著綴有五色彩綢金剛的“普巴”法器。

其舞蹈動作以踏步抬腿轉圈為主,速度緩慢,每跳兩次“古次”(即兩個九鼓點),向四方拋灑“奶縮”敬神一次,共跳五次,情緒肅穆、莊重,隊形順時針繞大圈。

其佛教意義是:向當地山神土祗奉獻,潔凈場地,驅趕魔鬼,保護羌姆儀式的順利進行。

當第四世夏壩·降央克珠杰活佛就坐后,幾十位樂隊出場開始演奏悠揚而雄壯的佛樂。每位手拿著大鼓、長筒號、脛骨號、嗩吶、法螺號等伴奏樂器,在舞蹈活動儀式中,各種伴奏加強了佛教的哲學思想即因果輪回的說教與宣傳,其內容連貫、深入淺出,再加上了視覺之顯明特色,形成了宗教舞蹈新穎的神韻。

約上午11時30分鐘時,四位小喇嘛打扮成骷髏模樣,進場跳舞。這四位骷髏模樣打扮者藏語稱之為“多追達波”,四骷髏舞,按佛經解譯,“多追達波”為天葬的執行者,戴骷髏面具。穿 “陷布”腰圍(上蘭、下紅綴滿小穗的短裙)外,全身涂滿白色,用紅筆畫出全身骷髏,呈現恐怖的骷髏之形。其動作為:站四方隊形,雙手左右甩動,并雙手舉上大跳,舞者顯得情緒十分激烈。

不一會兒,“多追達波”抬出一付由糌粑捏成的三棱形“大多瑪”,他樣子極為難看,藏語稱之為“林嘎”,認為他是一切邪惡勢力的化身。它的各個部位都有其象征意義。其中三棱表示憤怒。棱的尖上有一轉動之風火輪,象征廣聞之耳,風火輪的頂端有金剛,亦表示憤怒;三棱供下面繪有倒懸的仿制人皮,代表被征服的邪惡者。三棱形“大多瑪”是用面粉做的,象征四大元素中的土。上面繪的畫紋象征火和水元素,空間處象征風元素,在“羌姆欽”活動中將“林嘎”用鐵鏈緊緊地鎖定,經過念咒等功效,將一切邪惡勢力之化身統統攝入林嘎人形的多瑪之中。四位“多追達波”的職責是天葬場的守護者,漢語稱之為“尸林之主”,每10000具尸體中才誕生一具“多追達波”。他們的模樣雖然是顯現出兇惡而可怕,但他們心地善良,專門保護那些落魂失魄的是亡靈者,每時每刻地清除那些侵害邪惡之魔鬼。

其佛教意義是:警告一切妖魔鬼怪,惡人,要不老老實實,及早收斂惡行,否則總有一天你們死后要到天葬臺來,就要受到我“多追達波”的嚴厲懲罰。所以“多追達波”是專門整治對人類有危害的一切妖魔鬼怪。不久又有10位戴著面具,穿著長袍的舞者出場,藏語稱其為“華吾”(意為英雄),緊接著又裝扮為鹿和牦牛的舞者隨著有力的樂點進行各種舞蹈。藏語稱之為“更登” 、“勒吾” 、“夏那”等舞者為內容的舞蹈依次緊張地進行著,此時還有數百名喇嘛齊聲誦經祈禱,整個舞場顯得熱烈而莊嚴。

緊接著出場的有20位舞蹈者踏步作圓圈之舞蹈隊形,這時“夏那”金剛者站立兩邊,威嚴的欣玖曲嘉(法王)與四位王妃開始出場,伴隨著法號聲,手持金剛杵,踏著金剛舞步進行拒捕各方邪魔?!跋哪恰保ê诿保┪枵咴俅纬鰣?,手持七色之手帕,向前有條不紊地投擲。此時,舞場內外的許多觀瞻者紛紛向法王等叩拜致禮。法王戴綠水牛頭冠,雙角銳利,頭冠上同樣飾有五骷髏;一手持人骨棒,一手持繩索(一端是鉤。一端是金剛)。法王明妃的裝飾與法王近似,只是頭上無角,她一手執叉,一手持人頭骨,(即顱碗)。其余的隨從神靈中有黃牛頭、紅牛頭、綠牛頭者,皆各有明妃相配,手中皆持有一把法刀。之后是法王的使者鹿頭者,他的飾上沒有骷髏,所有角色出場后,圍繞法王起舞。

這時,贊瑪熱護法神戴紅色面具,頭戴五骷髏冠,身著鎧甲,上披人骨念珠;前胸系圓鏡,內有心咒字紋。他雙手分別執法器出場。其隨從中有黃臉、紅臉、綠臉者,皆一手執刀,一手執套索,另有兩位阿雜熱先后出場跳起圍圓圈之舞。

隨之,法王出場,十幾位戴面具的神靈和明妃緊接著,密宗護法神南色護法神及九位戴面具的神靈出場。其中天王臉呈紅色,右手拿傘,左手執貓鼬。其余的武士中,綠臉者持匕首,白黃臉者持刀。藍臉者持槍與旗,黃臉者持寶庫,淡黃臉者手持盾和刀。也是圍繞南色天王而舞。

最后,出場的是十幾位黑臉密咒師,各個頭戴黑帽,黑帽邊上有六角,每一角上畫一人頭,黑帽的中心束絲帶,絲帶上面依次有黑絨球、一個骷髏、一個金剛及金云。其中云代表火,象征三棱供品,輪則象征憤怒。舞者以黑布蒙口,黑線遮臉,同樣表示憤怒的情緒,繡袍的外面有人骨念珠,表示擁有完整的教法,每人右手拿著金剛杵,左手拿著人頭骨(顱碗),這場神舞的內容繁多,儀軌復雜,但簡單概括起來,主要有兩項:獻“神飲”和鎮伏、超度魔類?!吧耧嫛钡牟匚淖置嬉馑贾弊g為“金酒”,實指獻給神的飲料,在酒中加金、銀、鐵、銅等的粉末而成,獻神飲時,密咒師皆手中持杯,將金酒注滿,再放進一些青顆粒,一邊持杯,一邊起舞,之后將神飲潑送,先后進行四次,主要獻給上師、本尊、;空行護法即密宗的三根本,以及其他的守護神。

接下來是鎮伏魔類的神舞,象征著魔類,舞者通過念咒、結手印、起舞、法器刺殺等一系列動作來降魔。十五名咒師中,一名是主舞,其他人都圍繞著他舞動,主舞者手中的勾仗、繩索、鏈子、金剛鈐、錐子、月形刀,三股叉、金剛杵、短劍等法器都是用來鎮伏、斬殺魔類的,有的直接投擲到場中的人皮上。主舞者拿起人頭骨與金剛杵,對著繪在布上的人皮誦咒。又將右手的法器換成人頭骨勺。左手換成一只淺勺。一邊起舞,一邊將意想的勺內之物潑到代表妖魔的人皮上,繼換成原來的頭骨和金剛杵舞蹈,同樣口誦咒語,又把手中之物換成斧子和釘子,起舞將妖魔之軀釘死,再重復前一動作后,拾起短劍砍殺妖魔身體。最后將短劍換成人頭骨和金剛杵,同其他隨從一起跳舞。將假想的妖魔的尸肉分每位黑帽咒師的人頭骨碗中。眾咒師再次共同起舞。神舞表演結束后,將三棱供等抬到寺外焚燒,

神舞是密宗儀軌的演化,供用舞蹈的形式,在音樂的伴奏下,將原本主要屬于意念觀想的降魔儀軌,一一演示出來。具有了動感和立體效應,亦能震撼人心,使信徒對密宗的法門有了形象化的知識,驅邪中的前幾場相當于密宗祭祀儀軌中的請神。最后一場中的密咒師通過誦念有關本尊的咒語、結手印,以本尊的傲慢姿態出現,憑借神的威力。使用本尊手中的法器兵器。來降伏妖魔,起度妖魔,神舞會的整個過程中,起舞者和奏樂者,要不斷地念誦有關大威德的經文密咒,也顯示出了神舞會的嚴肅性和神圣性。

大約下午2時左右,全體舞蹈與音樂停止,全場僧人站立,齊誦祈禱佛經約10分鐘之后。有一僧人面戴口罩坐在舞場中央高聲領誦佛經,緊接著數百名僧人齊聲念誦佛經,其誦經之聲遠遠高于各種樂器的鳴響之聲,起到了震撼人心之作用。穿“格隆”服飾(上穿黃色襯衣,下著紅色裙子,外披紅色袈裟)。左手拿“邊達”(人頭骨),右手握“奇入”(紅色佛珠)。這時,理塘寺所有具有高尚涵養,學識淵博,受人尊敬的高僧大德們齊聲念誦經文頌揚曰:“所有的知識他都具備,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沒有他不能解答的難題,我們頌揚學識淵博,受人敬尊的白馬桑巴法王?!?/P>

最后有數名僧人抬著方形大供桌置于法臺座前,供桌上放著法鈴、供施以及諸多法器。這時廣場右側開一通道,僧人點燃桑煙,然后將供桌上的各種法器輪換傳給“夏那”舞者手中作舞,約舞10分鐘后,夏那舞者將“郎卡” 符投入燒開的油鍋進行燒毀,預示著所有妖魔鬼怪被鎮服了。

下午4時左右,舞僧均列隊,伴隨著數以萬計的民眾,浩浩蕩蕩走向焚燒“多爾瑪”的地方,當第四世夏壩·降央克珠杰活佛率領眾僧人們口誦咒語來將“多爾瑪”投入巨大的火堆后,發出震天的劈劈叭叭之聲,同時四周的鞭炮和各種火器的鳴響聲響徹整個理塘寺上空。眾舞者口誦經(佳克),跳起剛勁有力的金剛神舞,最后鎮壓魔王和一切惡鬼,迎來平安吉祥而舞動。

理塘寺每年一次的鎮妖驅邪的“羌姆欽”活動就這樣宣告結束了,預示著新的一年里雪域藏鄉和世界各地人們之病魔與戰亂除盡,人畜求得平安與吉祥。

“羌姆欽”這種只在寺院進行的娛神活動經過了千百年的演變后,今天己成為流派眾多的“羌姆欽”演出班子(亦稱之為藏戲),其演出形式和內容都變得更加豐富多彩,在“羌姆欽”舞蹈演出中既是娛神活動又有道白者、歌舞者、雜技者、摔跤者、舉石者、賽馬者、長跑者等民間百藝具全,洋洋灑灑,蔚為大觀,成為當今藏區著名的舞蹈文化之輝煌典范。

展佛 藏語稱之為“貴格獻”,意為展示絲綢之佛像,藏區各格魯教派的大寺院,每年都要舉行一次“展佛”活動。理塘寺的藏歷正月十四日,亦在措欽大殿前展示一幅很大的唐卡畫卷,僧眾在法臺(賽池)的帶領下高聲誦經,進行沐浴佛像之活動。當佛像展現在人們面前時,人們低頭誦經,或磕頭致禮,或抬頭瞻仰,并將錢幣包于“哈答”之中拋向佛像下面表示供養。當法臺主持的展佛儀式結束時,人們又爭先向前,以額頭頻頻觸及佛像,以示虔誠之禮。成千上萬來自理塘地區的信眾,了卻了瞻仰佛像的宿愿,人們的臉上充滿著歡樂之色,心情愈加滿足之感,理塘寺內外洋溢著歡欣鼓舞的氣氛。

花供 藏歷正月十五日晚,一輪明月當空,理塘寺披上了神秘的色彩,一座座用酥油制成的佛像供在措欽大殿前搭起花架,高者達三層樓房,低者亦在二層樓左右。上擺五顏六色的彩色酥油做成的供奉天女、龍樹、無著等佛像,還有八吉祥、六長壽、和氣之四兄弟、以及各種花草鳥獸等,有的宏偉高大,氣勢不凡,有的精巧玲瓏,纖細嫵媚;有的凌空而立,似要雀躍;有的成屏連片,猶如立體畫卷。再加上各種光照的效果,使整個酥油花供的展示顯得光彩奪目。正月十四日是釋迦牟尼以神變最終戰勝富蘭那迦葉為首的六外道師的日子,宗喀巴大師為了慶祝佛祖神變之勝利,本想用許多鮮花獻給佛祖,可是隆冬的青藏高原無花可供,只好用酥油中配置各種顏色,制作出精美的各種鮮花和人物、動物、植物、佛像、及佛本故事中的各種人物、山水等立體形的造型,獻給佛法無邊的釋迦牟尼。每尊佛像燃起許多的酥油燈,顯得光華燦爛,頗為壯觀。酥油花供放之場內外,成千上萬的藏族同胞伴隨著優美悅耳的佛樂聲中,向各種佛像叩拜。舉行盛大的供佛活動。晚上,理塘寺的廣大的僧俗民眾都沉浸在節日的氣氛之中。

油塑藝術雖然重在表現宗教內容,但格魯教派各寺院的油塑藝術更多的則是以美學代替了神學,這里沒有兇神惡鬼,而是用花紅葉綠草木,生動逼真的鳥獸,秀美的山與水,慈祥美麗的人物給人以恬靜優美的感覺,令人賞心悅目。

迎強巴佛 藏歷初十六日是最后一天,僧人們抬著強巴佛(彌勒佛),繞行于理塘寺院的一周,成千上萬的僧侶和民眾跟在強巴佛的后面,按順時針方向繞整個理塘寺一周,這一切預示未來天下太平,人畜平安。當年宗喀巴大師在拉薩發起的祈愿大法會上已經舉行過迎請未來之佛的儀式。據佛經記載,釋迦牟尼在來到人間以前,曾在三十三天跟隨迦葉波佛修行,迦葉波佛預言:釋迦將來會轉世到人居住的瞻部洲修行成佛。后來,釋迦圓寂后轉世到兜率宮成為白幢菩薩,與強巴佛(彌勒菩薩)等諸天人說法。為了在瞻部洲創立佛教,釋迦在離開兜率天宮時將自己的寶冠戴在強巴佛(彌勒菩薩)的頭上,讓強巴佛在兜率天宮說法為人間決疑,待到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后,強巴佛將投生人世間弘揚佛法,人們亦稱強巴佛為未來之佛,或稱之為彌勒佛。

據說,強巴佛一旦管理人間,便會天下太平,毒氣盡消,風和雨順、谷物豐饒、樹木繁茂、人民康樂長壽,大小平等,是一個令人神往的和平與安定之世界。藏歷正月十六日這天,理塘寺的僧人抬著強巴佛,在佛樂聲和僧人們的誦經聲中,繞寺一周,眾人跟隨佛像后,虔誠的祈禱強巴佛早日降臨這紛亂之人世間,早日大轉法輪,表達了人們美好之愿望,這樣歷時十六天的藏歷正月祈愿大法會就告結束。理塘地方的人們在寺院面前暗暗祈禱佛法更加弘揚,人民更加安樂。

說法 “祈愿法會”結束后,理塘寺措欽大殿前的露天講經場上連續進行六天的說法講經活動,每日在莊嚴的法臺上由第四世夏壩·降陽克珠活佛,用生動而精煉的藏語講授宗喀巴大師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菩提道次第略論》、《密宗道次第廣論》、《般若波羅密多經》、《菩提戒品釋》、《辨了不了義論》等佛教經典,這些佛教名著,其深理妙義是在對佛教大小乘,顯密等一切經典進行了系統、冷靜的鉆研,對以往的佛教思想進行批判與總結的基礎上完成的。宗喀巴大師把西藏的顯密教法總結為“教”、“證”二種,一切“教”的正法,教包含在經、律、論三藏中,一切“證”的正法,包含在戒、定、慧、學中。在次第上由顯入密,顯密并重。宗喀巴總結并創新了藏傳佛教體系,使雪域佛法如旭日再升,進入又一個鼎盛時期,宗喀巴的名字也隨著格魯派的隆盛,而聲振雪域藏鄉,成為后世佛教徒永遠的楷模。臺下成千上萬的信徒每日來到廣場經堂,虔誠而仔細的聆聽夏巴活佛的講法傳經。

第四世夏壩?降央克珠活佛用生動而精煉的藏語向初入佛門受戒的僧人和在家的居們講道:“我給大家講一講接受三皈依和修習三皈依的方法。對佛教有虔誠之心的人還不能算是佛門弟子,只有受了三皈依后才能算是真正的佛門弟子。受三皈依后修學佛法還須要有一個正確的目的,這個目的是什么呢?首先,決不能是為了今生種種瑣事,因為這些事太小了,而佛法太大了。其實只要依佛法處事,依佛法修煉,盡管不是為了發財或某個小小的利益,這些目的也自然會能夠達到的。譬如一個人一輩子只求解決吃飯問題,為此他一生辛勞奔波,最后只解決了吃飽肚子這一個問題,這種修煉方法直接影響著修學佛法的正常效果。

如果你把修煉佛法的目的放大的話,像吃飯這樣的小問題自然就解決了,是不求而自得的。那么大到什么程度呢?我們在這一世得到了圓滿之人身。我們得到了這個人身,不應是僅僅會走路、做事、說話的人,還要知道什么是善惡,能知道如何脫離苦惱,如何從根本上脫離三惡道的無邊苦惱,如何從六道輪回之漫漫行程中解脫出來,讓自己得到永久的安樂和安樂因。

我們的人類是無所不能的。在人生當中,哪怕求個大財主、大官也不是不可能,死后再投生做人,甚至完全脫離六道輪回永遠得到涅槃圣果也是可能的。只要有足夠的膽量和智慧以及有大慈大悲之心,則人生是無所不能的。人身雖然難得,但人身在世的時間太短暫,隨時都有失去的可能。因為人身絕對要死亡的,比如,一個人本來明天就要死亡,但他總是考慮后天、或明年、后年以后的事情,可是不考慮到今天或明天會死亡。為什么呢?因為人人都最怕死亡,都希望活的健康長壽……。生和死只是人們有無一口氣而已,如果我們腦子里的小的血管破了人就有死的危險。一旦我們走路不穩,摔倒就可能會死掉。一旦吃飯不慎,由于食物中毒也許會死亡的。因此,人的一生當中隨時會遇到死的問題。一旦死亡之神降臨到我們頭上時誰也難以逃脫,有權者、有金錢者也難以逃脫死亡之關。因此,我們除了重視今生的同時,還必須重視死后和更長的人生做必要的事業。

藏傳佛教的大成就者彌拉日巴大師講道:“我的弟子巴達蒙,來世的路途比今世還要遙遠得多。你有沒有準備好口糧?如果沒有的話,那你必須要做好功德和布施?!睆浝瞻痛髱熤v的意思是“他的弟子巴達蒙來世的路途比這世還要恐怖、可怕得多。你有沒有準備好伙伴呢?伙伴就是佛法。如果沒有,那么就修佛法,佛法才能真正當作來世的忠實伙伴,亦能夠修煉自己的內心之世界。請你要準備好來世的伙伴吧?!?/P>

因此,我們不能只看到眼前小小的利益。因為我們是普通的人,如果不能把眼光看得更為遠大,那么人與小小的螞蟻和非洲斑馬的眼光有什么區別呢?我們人只不過看的多一些,知道的多一些,但我們所悟到的是其它動物所悟不了的。因為我們的意識知覺是物質,是物質就決不會絕滅,它必須轉化為同它類似的下一代當中。當我們人類死后,其意識知覺不會因為人的死亡而消亡,它必須轉化為下一代意識。所謂下一代的意識就是我們的來世。因此,我們所做的善惡的業力必須要報,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钡牡览?。

2900年前釋迦牟尼佛所講的正法不僅使我們信佛的人感到羨慕,就是愛因斯坦等全世界的許多科學家、哲學家以及完全否定宗教的馬克思、恩格思都紛紛贊嘆釋迦牟尼佛所講的正理之教法。因此我們一定要抓住機會好好修煉佛法。